山羊育種與保種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畜產試驗所遺傳育種組 吳明哲、黃鈺嘉、李世昌

  種羊產業是養羊產業的火車頭,養羊先進國家無不重視種羊產業,重視種羊產業也才能使養羊產業永續經營。自古以來羊即是人類重要的家畜,羊毛皮禦寒、羊肉味美與羊乳滋補,因此不論是祭孔大典或者是地方的大拜拜,羊都是人們用來呈獻給神明的貴重牲禮。人文上,『羊』字又與『祥』字音相近形相似,很多的字、畫、雕刻、器皿,都以羊來呈現『吉祥如意』的意涵。而仔羊跪著吸吮母乳的動物行為-『跪乳羔羊』,也常被宗教道德家用來教育『孝道』的實踐。然而長遠以來,人們並不細分羊到底是綿羊(sheep)還是山羊(goat)。事實上台灣最常見的羊是以肉或乳為主的家山羊,分類學上它和台灣高山上野生種的台灣長鬃山羊(台灣羚羊)或產毛用綿羊是分隸不同的屬(Genus),染色體的數目在綿羊是27對染色體與山羊的30對染色體不同,在自然環境下無法讓綿羊(sheep)與山羊(goat)自行雜交繁衍生育雜交後代。

一、種原及保種

  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AO)的2000年家畜禽品種目錄,山羊的品種很多,多達587個品種,其中有17個品種已絕種。綿羊的品種更多達1495個品種,其中有181個品種已絕種。山羊為耐寒旱、耐粗食、體健、溫馴、較少環境污染問題且易於飼養管理之中型草食家畜,以產乳量與體重之比率和乳牛比較,其生產效率並不輸乳牛,因此羊隻為重要之產業。

  台灣的羊種早於1923年,日本人寺田清二在臺灣農事報發表臺灣山羊之調查報告(戈福江與陳立治,1952),羊群以台灣山羊最多,其主要用途為做肉用。撒能山羊原產地瑞士撒能河谷,美洲、歐洲、 澳洲及日本等地均曾引種培育。1919年日本人神谷清尤最早引入撒能山羊在台灣台北市飼養,1931年左右,當時的台灣總督府再引進於恆春及嘉義兩個種畜場飼養,光復後亦陸續進口種羊,為台灣主要乳用山羊之一。吐根堡山羊原產於瑞士的吐根堡谷地,寒冷地帶性能表現較佳,乳脂率達 3.7%。1919年日本人神谷清尤由日本與撒能羊同時引進台灣,光復後亦曾陸續引種,但目前乳羊戶飼養的頭數並不多。阿爾拜因山羊原產地為瑞士的阿爾卑斯山區,但目前無論美國或台灣引進的品種,均以法國培育體型較大的法國阿爾拜因為主。因體型中至大型,成熟公羊可達80公斤以上,母羊可達60公斤或以上。公羊有鬍鬚,頸部有相當多個體肉髯。雙耳小而聳立,有的無角,有的有角。耐粗飼,平均每日產乳量3公斤以上,稍優於吐根堡山羊,略低於撤能山羊。母羊的泌乳期長,體質強健,對不同氣候環境的適應性良好,為台灣主要乳用山羊之一。被毛中長,毛色複雜,沒有固定毛色,由黑、白、紅棕、灰色及褐色等混雜形成不同組合,一般可歸納成8種不同色型。努比亞山羊品種原由英國培育命名為英格蘭•努比亞(Anglo-Nubian),雜交選育中曾引入埃及及印度地區雜交公羊,故含有熱帶羊血統,能適應台灣的溼熱氣候環境,畜產試驗所曾以努比亞進行本地土山羊級進試驗,亦為台灣主要乳用山羊之一。努比亞山羊為一著名的乳肉兼用種,其最大特徵是羅馬鼻(鷹鉤鼻),及長而下垂的雙耳,耳長超過鼻尖2.5公分左右,體型中等以上。被毛顏色有黑色、棕色和褐色,以褐色最普遍,但頗多個體雜有白斑,毛短光滑,繁殖性能良好,多胞胎頻度高,肉用性能比其他乳羊品種好,是屬於大型的兼用品種。母羊體高 76公分,體重62公斤以上,種公羊體高81公分、體重100公斤以上,乳脂率高達3.5∼6.5%,但平均產乳量較低,泌乳期較其他乳羊品種短。

  早期的農家羊群以台灣山羊最多,其主要用途為做肉用,由於體型小、又未經有計畫性的改良,一般民間以放牧方式飼養,最快要養到十八個月以上,體重才有20至25公斤。因此,台灣山羊並非優良的肉羊品種。為提高台灣山羊生產性能,過去曾用撒能(Saanen)種、印度Jamnapari種及努比亞(Nubian)種等種公羊雜交繁殖,期能增大體型、提高發育增重及屠宰率,且能保存台灣山羊的環境適應力及高繁殖效率,惟育種改良工作未在有計畫的情況下進行,因此改良效果不彰(謝瑞春,1998)。施義章等人於花蓮進行台灣山羊種原保育工作,以免土山羊絕種。自1986年起,從農家蒐購台灣山羊為種羊,經多年觀察調查結果,台灣山羊環境適應能力強,繁殖率高(施義章等人,1996)。母羊繁殖性能方面,母羊平均受胎81.3%,產仔率184.0%,單胎率29.5%,雙胎率54.9%,參胎率15.2%,四胎率0.4%,育成率78.8%,平均每日泌乳量0.58kg,分娩胎距220.9±12.8日,懷孕日數146.6±1.5日,產後再發情間距38.8±13.4日,初次配種日齡241.4±18.6日。仔羊出生體重,公者為2.12±0.15 kg,母者為1.81±0.10 kg,平均三月齡離乳體重公11.6 kg,母10.5 kg,出生至離乳每日增重公0.10 kg,母0.09 kg,仔羊公母百分比為46.7%與53.3%。屠體測定結果,屠宰率54.6%,精肉率35.4%,脂肪率4.8%,骨骼率21.5%。恆春分所保存並繁殖大約200頭左右純種台灣本地黑山羊,謝瑞春等人就其各項生長及繁殖性狀,如離乳前及離乳後之生長性能、屠宰性狀、產乳量、性成熟年齡及體重、繁殖能力等加以調查,同時採集精液及胚胎加以冷凍長期保存(謝瑞春等人,1997)。仔公羊三月齡離乳體重為13.7公斤,仔母羊為11.9公斤,每日平均餵飼含13%粗蛋白質及77%總可消化營養分之日糧,其飼料效率為6.30。成熟公羊(達三歲齡以上)體重為72公斤,母羊為44.8公斤,公羊活體重平均達42公斤時其屠宰率為41.1%,精肉率為33.6%。仔公羊平均日齡於136.7日及體重約19.8公斤時達到性成熟。產仔率(kidding rate)為161.3%,雙胎率為54%。每日平均產乳量為0.8公斤,乳脂率為5.5%。於5個月的泌乳期間,平均第一個月乳產量最高,第三個月後則快速下降。根據調查結果顯示,台灣本地黑山羊具有早熟、多產及高精肉率之特性,將可提供未來台灣本地黑山羊育種之參考。

二、毛用品種的育種

  臺灣銀行季刊第五卷第二期及臺灣研究叢刊第十七種「臺灣之畜產資源」中由戈福江與陳立治兩位畜牧前輩編輯的「臺灣畜牧獸醫文獻集」(戈福江與陳立治,1952),列出伊東鶴馬於1919年在臺灣農事報發表臺灣綿羊之飼養及管理法之研究。山根甚信於1932年在臺灣農事報發表熱帶及亞熱帶之家畜改良問題,本文涉及臺灣家畜品種改良問題,影響品種引進及本土種雜交生產甚多。在當時的甯K種育場就於1912年在臺灣農事報發表甯K種畜場優良牧草及其栽培法。同一年菊池正助於中央獸醫會雜誌發表臺灣之畜牧及牧草,讓恆春地區的擁有良好的牧草地。

  早於元朝台灣西岸沿海澎湖地區即有養羊的記載,目前台灣山羊大多指黑色山羊,應是先民自中國大陸華南地區移入,逐漸繁衍而成。雖然東部地區於2001年曾發現可能是由東南亞傳來的棕色山羊小族群,但已絕種。台灣雖以農立國,但酪農產業之牛乳生產或羊乳與肉羊生產為我國的新興產業,而非農民的傳統產業,近百年前引進撒能乳羊係為雜交改良本地種土黑羊以增加產乳產肉等經濟性能(宋永義,2001)。惟歷經一次與二次世界大戰,綿羊之產毛成為國防工業之重要資材,台灣乳羊產業乃被忽略。更不幸的是於二次大戰終戰後,我國又被引入中國無畜牧科技的“牛食澆,羊食燒”之咒符,抑制山羊之發展(宋永義,1998)。今我國加入WTO後對農業的衝擊,依“跨世紀農業建設方案”訂出“提昇農業競爭力計畫”中之提昇酪農競爭力計畫’遠比提昇毛豬產業競爭力計畫更具困難度與挑戰性,卻在種羊的改良上比種豬的改良留存有更大的改良空間。

  聯合國發展方案協助中華民國台灣山坡地畜牧發展計畫,在1967年6月由澳洲進口柯利黛種羊公羊5頭,母50頭,及羅蒙尼公羊5頭,母47頭在恆春分所大溪地飼養觀察。張定偉與劉錫禎兩位研究人員在恆春地區6~8月青草期間,以盤固草牧草地每公頃施100公斤硝酸錏鈣肥料時,研究其每公頃載牧力約33~44頭乾母羊僅使維持体重;每公頃面積施400公斤時,其載牧力可提高至44~66頭乾母羊並可得5~6公斤增重(張定偉與劉錫禎,1970)。進口綿羊在三年來飼養觀察結果,其發育增重羅蒙尼綿羊微較柯利黛綿羊為佳。體重調查,兩個品種分別為:出生重3.30㎏及3.65㎏,四月齡(離乳)為13.65㎏及15.35㎏,一歲齡體重為26.15㎏及30.75㎏。由於不適本省氣候環境,飼養成績不佳。進口綿羊之繁殖率經調查在1968年記錄柯利黛種為50%,羅蒙尼種為38%,在1970年記錄柯利黛種為86.05%,羅蒙尼種為69.70%,以柯利黛繁殖率較佳。但在雙胎率方面在1970年記錄柯利黛種為6.97%,羅蒙尼種為18.18%,而以羅蒙尼種為佳。進口綿羊每年分四月份及十一月份二次剪毛,其全年產毛量,在1969年記錄柯利黛母羊為5.71公斤,羅蒙尼種母羊為5.74公斤。在台灣生產1.5~2.0歲齡綿羊全年產毛量,柯利黛公羊為3.68公斤、柯利黛母羊為3.06公斤;羅蒙尼種公羊為3.83公斤。羅蒙尼種母羊為3.18公斤。綿羊在恆春地區飼養大部分疾病都集中在6~10月夏季雨期發生,依統計在該時期疾病發生率佔全年80.0%。同一時期除恆春分所外,行政院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清境農場亦曾試養,但以觀光用途為主,不具經濟價值。前述兩種之綿羊在淘汰之前,曾以短毛肉用之黑肚綿羊公羊進行雜交育種,原期望以級進育種方式將毛用轉為肉用綿羊,惟因級進過程費時,且雜交過程中仍有長毛出現而決定終止。

三、肉用品種及乳用品種的雜交

  台灣先後曾進口過不同的品種,如1955年農村復興委員會自美國引進77頭毛用安哥拉山羊(Angora goat) 進行台灣山羊雜交改良,分別有31頭飼養於恆春分所及46頭飼養於台東種畜繁殖場。但毛用及肉用兼用的改進成效並不彰,於1970年終止雜交改良育種計畫。爾後多種不同的乳、肉用山羊陸續引入。台灣乳羊係指乳用山羊,以近百年前自日本引進之撒能(Saanen)改良種為主,而有別於本地種土羊。現在在養品種除撒能外有阿爾拜因(Alpine)、努比亞(Nubia)、與吐根堡(Toggenburg)四大品種。宋永義等人於l999年發表論文,指出台灣四大品種乳中体細胞數,阿爾拜因体細胞數有近80%、撒能有73%合於美國A級優質乳標準,而努比亞49%與吐根堡卻只有近41%合於此標準(Sung et al., 1999)。這一差異係產乳遺傳基因與遺傳與環境之交感關係之表現的順暢與否所致。顯示於台灣環境下阿爾拜因或撒能之產乳至為順暢而吐根堡則否。此遺傳關係不僅表現在品種間,品種內或個体間均有關,因之急需登記登錄各純種羊之血統系譜,以利選優汰劣就地改良留種,使下一代之羊一代比一代好,才是賺錢的成功的羊農。

  恆春分所於1985年引進努比亞品種,進口後一部份種羊飼養於台東種畜繁殖場,進行繁殖、選育與推廣,供民間與本省山羊及其他品種羊雜交之用;謝瑞春認為努比亞山羊之體型遠大於土山羊,且品種間之血緣關係甚遠,雜交後代之表現甚為理想,是影響台灣肉羊育種最為深遠之品種(謝瑞春,1998)。經調查結果顯示,努比亞山羊在環境適應性頗高,在繁殖性狀方面,努比亞母羊之產仔率與三胎率分別高達210.7%與32.2%;仔公羊則約在153日齡,體重達30公斤時具有配種潛力;肥育公羊平均每日增重為0.18公斤,飼料利用效率為6.26。

  恆春分所努比亞與本地山羊母羊群各一群,每年分兩季分別進行純種繁殖,並於1988年至1991年間針對生長、體型、飼料效率、屠體性狀、繁殖、泌乳及抗病性等生產性狀進行調查與品種間之比較(黃政齊等人,1993)。試驗結果指出,努比亞山羊之生長速率及成熟母羊之體型均顯著高於本地山羊(P<0.05)。肥育期間之飼料效率在兩品種間並無顯著差異存在。雖然努比亞山羊之屠宰率及屠體脂肪率較本地山羊為高,惟在瘦肉率方面卻較本地山羊為低。本地山羊之仔公羊約在136日齡、體重24公斤左右達到性成熟,較努比亞仔公羊(153日齡,30公斤)為早熟。努比亞母羊群之產仔率與參胎率高達210.7%與32.2%,較本地母羊群之161.3%與3.3%為高。母羊自產後至初次恢復發情之間距,品種間無差異(34.6日 vs 36.9日)。努比亞母羊在5個月之泌乳期間,平均每日泌乳量及乳脂產量分別為1.9公斤及80公克,均極顯著較本地山羊(0.8公斤及45公克)為高(P<0.01)。努比亞母羊之泌乳期亦較本地母山羊為長。羊群之罹病率與死亡率,則以努比亞山羊極顯著高於本地山羊。研究顯示努比亞山羊在生長率、體型、多產性及乳產量等性狀方面較優於本地山羊,而在屠體瘦肉率及抗病性等方面,則以本地山羊為高。因此,利用雜交來綜合兩品種之優點,為改良肉羊品種之可行途徑之一。

  花蓮種畜繁殖場進行二品種母羊雜交一代繁殖選育試驗,經調查本地山羊母羊繁殖性能及雜交一代仔羊生長各項性能方面,雜交一代F1母羊及本地山羊母羊之育成率分別為93.2%及79.7%(謝瑞春,1998)。雜交一代毛色深受種公羊毛色之影響,其後裔黑色之雜交羊所佔比例高至65%,或低至5%以下。花蓮種畜繁殖場新品種吉安山羊的選育,是故以努比亞公羊配台灣黑山羊母羊,產生雜交一代F1黑羊,再以雜交一代F1黑羊自交產生雜交二代F2黑羊。曹博宏等人於1998年初步報告結果,比較努比亞、台灣黑山羊、雜交一代F1黑羊和雜交二代F2黑羊的仔公羊生長與屠宰性狀。仔公羊出生後,由母羊哺乳至3月齡,隨後供應盤固草任食和限量補充精料,於10∼12月齡屠宰。在生長性狀方面,努比亞的初生體重(3.50kg)顯著高於台灣黑山羊的2.20kg(P<0.05),而和F1的2.81kg與F2的2.64kg沒有顯著差異。離乳前隻日增重以努比亞和F2表現最佳,其次是F1,台灣黑山羊的最差(P<0.05)。離乳後日增重則以F1表現較佳;體高、體長和胸圍的增加速率大致仍以F1的較佳。在屠宰性狀方面,屠宰率在品種間則沒有顯著差異。整體而言,F2黑羊的表現不如F1黑羊,而不亞於努比亞,但較台灣黑山羊為優。

  台東種畜繁殖場利用吐根堡、努比亞、台灣黑山羊進行三品種肉羊雜交試驗(謝瑞春,1998),調查結果顯示,吐根堡之繁殖性能較差(59.1%),唯生長性能較佳(平均每日增重為0.14㎏),而兩組三品種雜交之日增重並無顯著差異(分別為0.12㎏及0.11㎏)。

  恆春分所利用努比亞公羊與其他品種進行雜交及級進育種(謝瑞春,1998),經調查結果,在離乳後平均每日增重,以雜交一代及級進一代有較佳的趨勢,分別為0.12㎏及0.10㎏。飼料利用效率方面亦有同樣之趨勢。繁殖效率方面,由於努比亞山羊為一高繁殖效率之品種,在雜交級進試驗中確實發揮其改良品種之效果,受胎率高達87.5%,產仔率中雙胎率及三胎率分別為46.4%及32.2%。屠體性狀方面,其屠宰率及淨肉率各級進雜交品種間並無顯著差異。溫上湘等人於1997年發表本地黑山羊(Na)、努比亞(Nu)、F1(Nu×Na)、及級進代G1(Nu×F1)、G2(Nu×G1)等羊隻,在離乳後平均每日之增重比較上,Na、F1、G1與G2各別為0.097±0.04、0.124±0.04、0.099±0.03及0.088±0.03公斤,而以 F1之增重最佳 (P<0.05),飼料利用效率在統計上雖無顯著差異,但仍以F1及G1有較佳的趨勢。在繁殖效率方面Na、F1、G1、G2與Nu的受胎率分別為83.8%、72.1%、72.5%、100%及76.7%,除G2 因係為女羊參試及頭數較少而致高達100%之外,以Na之受胎率最高,但由於努比亞山羊原屬多胎性高之品種,雙胞胎及三胞胎百分比均高 (46.4%及32.2%)。因此,雜交級進的結果使F1、G1、G2的產仔率仍優於土山羊,屠體性狀調查發現Nu之脂肪率遠高於Na (10.5% vs. 7.1%),F1則居中為8.3%,其他在屠宰率與淨肉率等項目則Na、Nu及F1之間並無顯著差異。

  恆春分所利用波爾山羊分別與本地山羊、努比亞與本地山羊雜交品種進行雜交試驗(謝瑞春,1998),並記錄其繁殖、生長、肥育、屠宰等經濟性狀。調查結果如下:繁殖性能方面,純種波爾山羊受胎率為63.6%、單胎率為28.6%、雙胎率為71.4%、產仔率為185.4%;波爾與本地山羊雜交(二品種雜交),其受胎率、單胎率、雙胎率、三胎率及產仔率分別為,70.6%、25.0%、66.7%、8.3%及171.4%;波爾與努比亞及本地山羊雜交(三品種雜交),其受胎率、單胎率、雙胎率、及產仔率分別為,54.7%、22.3%、75.2%及179%,純種波爾山羊較優、三品種雜交次之、二品種雜交較差。離乳後增重及飼料利用效率之比較,仔羊三月齡離乳後以精粗料比例1:1混製成TMR之方式(日糧成份為CP8.8%、TDN55%)任飼120天,波爾、二品種雜交及三品種雜交仔羊平均每日增重(㎏)為,0.16、0.14±0.03及0.13±0.02;平均每日採食量為1.63、1.78及1.69;飼料利用效率方面分別為10.19、12.71及13.75。肥育試驗方面,以精粗料比例1:1混製成TMR之方式(日糧成份為CP8.8%、TDN55%)任飼120天,波爾、二品種雜交及三品種雜交仔羊平均每日增重(㎏)為,0.13、0.11及0.11。

  乳羊品種之能力調查及選育上,謝瑞春於行政院農業委員會畜產試驗所1999年報指出,就改善基礎育種乳羊群之泌乳能力,提昇羊乳生乳成份及乳品質,建立乳羊群性能改良及後裔檢定制度。調查結果顯示,乳羊群繁殖性能方面,春季配種(12月~1月)者,全群配種頭數合計為226頭,撒能、阿爾拜因、吐根堡及努比亞各品種平均受胎率分別為:42.2、43.9、57.8及20.2%;產仔率為:146.4、120.7、178.4及116.7%,平均為162.0%。秋季配種(9月~10月)者,全群配種頭數合計268頭,各品種平均受胎率分別為83.6、70.7、59.3及75.3%;產仔率為162.3、167.9、162.5及188.6%,平均為173.0%。繁殖性能方面,秋季配種者繁殖效率顯著優於春季配種者。乳羊群性能改良計畫方面,各品種平均產乳量(公斤)為撒能:1.79±0.73、阿爾拜因:1.84±0.62、吐根堡:1.14±0.73、努比亞:0.82±0.60。乳脂肪(%)為,撒能:3.33±0.57、阿爾拜因:3.60±0.62、吐根堡:3.28±0.57、努比亞:4.49±0.60。乳蛋白質(%)為,撒能:2.79±0.30、阿爾拜因:3.08±0.39、吐根堡:2.80±0.32、努比亞:3.67±0.36。

  至於肉用綿羊引種,早在1909-1920年間,日人曾引進南丘種、柯利黛種、夏樂普謝種及菲率賓種等品種,光復後也曾引進美利努種、柯利黛種、羅蒙尼種、南丘種、杜賽種及黑肚綿羊等品種;民間也曾引進三福種,經飼養觀察除黑肚綿羊比較能適應環境外,其他品種飼養成績均不佳(謝瑞春,1998)。黑肚綿羊(Black belly sheep)起源於非洲短綿羊與歐洲毛用綿羊雜交而成,17世紀時經由西班牙與葡萄牙人,自西非洲引進至加勒比海西印度群島附近繁殖,最後在巴貝多育成一固定族群,其飼養歷史可追溯至1657年之文字記載(謝瑞春,1998)。此品種並不用於產毛,較適合肉用。1975年南美洲巴貝多共和國總統贈送嚴前總統該國國寶黑肚綿羊品種公2頭母4頭,在台灣省畜產試驗所甯K分所飼養繁殖,為台灣首度引種黑肚綿羊。黑肚綿羊公2頭母4頭經甯K分所飼養,並進行育種研究,繁衍後代,根據獸醫人員吳錦賢先生回憶,有一頭母羊於分娩時難產死亡,後代羊隻僅由3頭母羊所生;一頭公羊於配種後因兩頭公羊互鬥而斷頸死亡,故後代羊群可說是由一頭公羊傳下來的。甯K分所飼養黑肚綿羊的羊隻頭數曾高達400餘頭。經觀察該品種無季節性繁殖性狀,年產2胎,每胎2-3頭,產羔率370%,一歲齡體重平均公59.3㎏、母47.6㎏,屠宰率50-55%,該品種環境適應性及疾病抵抗力強,頗適合高溫多濕地區飼養。1983年曾使用柯利黛及羅蒙尼綿羊與之試行雜交試驗,但效果不彰。1986年將族群依外觀毛色特徵分成四個品系,進行育種選拔,調查結果,同品系自交與不同品系雜交的受胎率分別為48.5%與53.9%,產羔率為166%與165%;平均每日增重分別為0.16㎏與0.17㎏。1989及1992年分別自美國引進有角黑肚綿羊公羊進行雜交育種,試驗結果,繁殖性能方面巴貝多黑肚綿羊、有角黑肚綿羊及其雜交品種,受胎率分別為68.2、65.1及71.2%,產羔率為160、135及144%。生長性能方面,三月齡離乳體重分別為仔公羊17.7㎏、15.8㎏及17.3㎏;仔母羊分別為15.4㎏、14.3㎏及16.0㎏;平均每日增重分別為0.19㎏、0.18㎏及0.21㎏;屠體瘦肉率分別為29.4%、31.3%及29.6%。黑肚綿羊引進20餘年後,於1998年經估算其近親係數為0.159,可視為一近親族群。後因巿場對此品種羊肉接受度不高,故恆春分所現僅保留約30頭保種族群,推廣民間飼養者頭數已不多。

  黑肚綿羊品種經長期觀察結果,黑肚綿羊對甯K環境氣候之適應性良好。仔羊平均出生體重為2.55±0.63kg,哺乳期平均日增重187.6±46.1gm,離乳至六月齡平均日增重160.3±43.3gm(吳錦賢等人,1991)。黑肚綿羊具多胎性,產羔率172%。單胎率24.9%,雙胞胎率50.4%,三胞胎率21.0%,仔羊離乳時之平均存活率80.9%。母羊發情週期為16.6±2.7天(範圍12-24天)。懷孕日期149.3±3.5天(142-157天)。平均產後再發情時間為43.3±13.9天(14-76天)。產後45天內再發情率64.7%。夏季平均日增重為0.19kg,冬季為0.21kg。屠宰率為50.6%,精肉率為33.8%。由以上資料顯示,黑肚綿羊為一具有發展潛力之肉用品種綿羊。

四、產值及產量兼顧的經濟育種

  根據自1953年至2004年的農業統計年報資料,養羊產業在1992年分別有乳羊產業及肉羊產業之分,國產羊肉自1241公噸成長為10139公噸,羊肉產值由1.7億元成長為13.3億元,而自給率則自2.91%成長為14.6%,故國產肉羊事業對農家經濟之改善甚為重要。乳羊產業亦於1992年起快速的成長,產值由3.7億元成長為13.6億元,但自1998年後產量下跌,產值降為8.0億元,近兩年來漸趨平緩,但仍占單項畜產值第9位。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中部辦公室高源豐技正於2003年在第128期農政與農情月刊,撰文台灣肉羊產業發展現況與輔導策略,指出2001年台灣地區養羊戶計有4,691戶,其中648戶為乳羊戶,餘均為肉羊戶,具畜牧場登記證書之養羊戶數僅次於豬、肉雞與蛋雞場數,1997年至2001年5年之平均投資報酬率,肉羊為僅次於乳羊者。回顧歷年來政府對台灣養羊事業之輔導,因受放牧可能破壞水土保持觀念之影響與市場產銷不平衡之顧忌,除乳羊外,肉羊生產幾不予輔導,僅有努比亞與台灣黑羊雜交級進品種改良之研究;運銷方面則於1988年建立了肉品市場拍賣羊隻與共同運銷制度,生產改良方式則幾由產業界自行發展。由於羊肉具特殊小眾市場,故羊肉料理店在餐飲業占有一席之地。我國在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前,除羊雜為管制進口項目外,羊肉可自由進口,且關稅不高,僅19%或每公斤14.25元,致紐西蘭、澳洲等國羊肉每年大量進口,高源豐技正認為台灣肉羊仍有此發展,顯見「山珍」之國產羊肉有其「珍」貴之處,不宜以一般大眾化農產品視之。1998年畜牧法頒布實施後,所有之家畜產業即應處於相對平等之輔導地位,且自2002年起我國已成為WTO之會員國,相對於養羊之其他畜產業之保護,諸如管制進口或高關稅已逐漸減除,政府對肉羊產業之輔導似有重行調整之需要。

  現代化育種開始於英國馬場R. Bakewell先生,渠於1775年組織了綿羊愛好者間之種羊登錄,如同人之戶口名簿建立留種用家畜之血統系譜,並登記其外貌特徵與個体識別(宋永義,2001)。登錄方法與效果獲得共識後,這一組織廣泛的被各品種家畜,及各國競相學習改良所用,締造各國本地種家畜成為專用目的改良種。

  1994年間,台灣地區乳羊戶陸續從美國、澳洲累計引進六千多頭乳羊,一下子把國內羊乳產業帶動上來。同年10月12日,國內第一場種乳羊登錄制討論會於台北市羅斯福路台灣區雜糧發展基金會召開,宋永義教授被推舉擔任主席,出席該項討論會的人士計有農委會畜牧處王忠恕技正、前農林廳畜牧科施及堯技正、畜產試驗所育種系張秀鑾主任、黃鈺嘉博士,恆春分所溫上湘主任、雜糧發展基金會林光華專員、台灣區種豬發展基金會業務組王旭昌組長,以及台灣省嘉南羊乳運銷合作社、高屏羊乳、屏東第一羊乳、首都羊乳等單位代表。討論會結束後一個月,台灣區種豬發展基金會向台灣區雜糧發展基金會提出「優良種羊登錄計畫」,獲得同意並給予經費補助,1995年起種羊登錄業務正式啟動。宋永義教授在推展種羊登錄作業上,先選定嘉南羊乳運銷合作社。1995年2月9日,宋教授赴嘉南羊乳運銷合作社舉辦種羊登錄辦法說明會,他指出,國內辦理種羊登錄,以阿爾拜因、努比亞、撒能、吐根堡四大品種為限,採一般登記與血統登錄。當年,宋教授為台灣羊隻選種育種界定三大法則:外貌-觀看其體型大小之漢草與毛色等品種特徵,並預估其與生產性能有關之勁能體型的日齡體測標準。血統-察看過去祖代記錄,正確認知所見之外貌與性能的日齡標準,以預測所見之諸形質之能悉數遺傳之變異的大小與其正確度。性能-包括生長快、早熟、多胎、乳量多、易配、泌乳期長等各經濟性狀之好壞記錄。

  宋永義教授是第一個架構台灣種羊登錄的人,在1995至1996兩年間,他即指出種羊登錄的精髓,在於選種留種方法之實施。宋教授一再強調,優良山羊的選種留種不外從外貌、血統與性能三方切入,而種畜登錄與檢定乃一國改良種畜之根本辦法。這一理念,引領台灣種羊登錄工作循序進行,逐漸開花結果。在宋教授專業指導下,制定了種羊登錄辦法,1996年10月1日,身兼種豬發展基金會執行長的宋永義教授在台灣省畜產試驗所彰化種畜繁殖場舉辦「八十五年度優良種羊登錄計畫講習訓練會」,吸引一百八十餘位養羊農參加,同年底,總共完成989頭種羊的血統登錄與基礎登記。1997年3月4日,行政院農業委員會畜產試驗所王政騰所長南下恆春分所主持「全國性羊育種座談會」,宋永義教授蒞會指導,會中決議種羊登錄作業移交給中華民國養羊協會辦理,爾後三年間,「優良種羊登錄與DHI作業計畫」審查委員會召開會議,均由宋教授擔任主席,對養羊產業種羊登錄作業不遺餘力的奉獻,讓養羊業者十分感佩。宋教授一直希望,經由種羊登錄的健全,台灣種羊能打開外銷市場。他也指出台灣即將成為WTO之會員國,在畜產品之國際化與自由化衝擊下,具本土產業特性的乳用山羊事業,是有極大的開發空間,不過必需從根本上破除「牛食澆,羊食燒」的傳統魔咒。宋教授對養羊產業抱持樂觀的看法,他說,有羊的草地是滿地黃金,羊蹄變為金蹄。台灣養羊產業的未來,宋永義教授已經勾勒出「滿地黃金」的遠景,就看業者如何耕耘了。

  台灣飼養之羊隻其主要品種有五,依2000年品種結構之調查,主供肉用之本地黑羊約占7.8%、乳用白色撒能種占8.57%,餘為乳肉兼用種之努比亞16.37%、阿爾拜因10.59%、吐根堡3.22%及占50%之雜種羊,故乳、肉羊場兼有者甚多。國外羊種及經品種改良之雜種羊,飼養效率高於黑羊,春秋兩季為發情配種期,懷孕期5個月,每胎產仔數約1.6頭,經飼養12個月內即可販售供宰。行政院農業委員會畜產試驗所恆春分所為羊隻品種改良飼養管理之主要試驗研究單位,目前恆春分所亦自澳洲引進波爾肉用山羊試驗中。重要的選育性狀對父系品種而言,應要求體格壯碩、生長快速、屠體品質佳;對母系品種則需適應性強、中等體格、母性良好、早熟、多胎性及繁殖效率高、仔羊成活率高且能適應本地環境等。商業生產上,採用兩品種或三品種雜交利用其雜交優勢,是羊肉生產體系中的最大優點。

五、山羊育種策略會議的重要性

  山羊育種策略會議於2001年11月28日假行政院農業委員會畜產試驗所恆春分所召開,乃係依據後述的三項背景因素而舉行。三項背景因素有:(一)2000年9月21日畜產評議會育種組評議委員建議,鑑於產業變遷,家畜禽產業育種目標有待修正或重新擬定,並宜按動物別分別召開討論。(二)其次於1997年3月4日在恆春分所召開第一次全國羊育種座談會,其中幾項決議事項執行狀況報告與檢討,(三)因應產業加入WTO後未來之需求,相關育種規章亟待有關單位來訂定與推展而舉行。當時成游貴博士指出台灣山羊產業,原無乳用或肉用專用型山羊品種,1976年由台灣畜產試驗所花蓮種畜繁殖場自日本進口一批撤能品種開始觀察繁殖,然於1981年即結束。1979至1998年間台灣總共進口撤能品種公530頭、母7525頭;阿爾拜因公492頭、母6684頭;吐根堡公168頭、母1882頭;努比亞公370頭、母1417頭;1998年專案進口公羊200頭,合計19268頭,大多數由美國及澳洲進口。由種原登錄來看,1995年由雜糧基金會經費補助台灣區種豬發展基金會辦理並訂定登錄規章(約登錄1198頭);1998年由中華民國養羊協會接辦,當年登錄836頭,至2000年陸續辦理登錄1083頭。

由過去種羊進口與登錄成果可知進口與登錄懸殊其原因:

  1. 登錄由1995年開始,在此之前不論進口種羊或精液沒有辦理轉登錄手續,亦無子代出生登記等辦法,導致後裔無法監控與種原流失。
  2. 大多數引種後直接利用或用於與本土山羊雜交,品種多且雜,就多樣化而言是一好現象,就產業商品化而言,無法建立品牌與凸顯產品應有之特色。
  3. 無相關育種配套措施,如尚無相關機構定期舉辦品種比賽、檢定、展售,誘因小,羊農意願低,因而登錄制度一直無法落實執行,成效不如理想。

成游貴博士進一步指出,恆春分所近十年來才開始對山羊育種進行系列研究:

  1. 於1985年引進努比亞進行與本土山羊之雜交育種。
  2. 於1987年起陸續蒐集台灣黑山羊保種,並建立台灣黑山羊基礎羊群,成立種原庫。
  3. 於1989年起,行政院農業委員會及農林廳輔導恆春鎮農會主辦並由台灣省畜產試所恆春分所協辦,辦理種羊拍賣,以促進肉羊品種改良等。
  4. 於1993年開始陸續進口種乳羊進行適應性觀察與後續性能研究。
  5. 於1994年底進口一批波爾肉羊;1996年開始進行相關之育種工作。
  6. 於1998年中法乳羊育種合作計畫,邀請法國羊育種專家Dr.Poivey來恆春分所進行乳羊育種資料庫軟體程式,建立與法國冷凍精液之引進與比較。
  7. 於2001年建造羊人工生殖中心,進行優良冷凍精液製造與推廣,及人工授精技術推廣。

2001年山羊育種策略會議並研議山羊育種策略中程方向,包括有:

  1. 種羊登錄、登記制度與國家編碼系統。
  2. 乳羊DHI計畫。
  3. 開發具本土特性之羊種部份,請配合產業羊種條件需求,積極選育台灣黑色波爾山羊、台灣紅色波爾山羊及台灣黑色努比亞山羊等品種。
  4. 配合人工生殖科技中心運作,並利用生殖技術擴大快速繁殖優良種羊。
  5. 配合畜產試驗所種原資訊網整合養羊資訊網路的架構。
  6. 相關種原育種規章辦法之擬定,諸如乳羊產乳性能檢定規章、羊冷凍精液登錄規章、種用公羊性能檢定規章、肉羊新品種命名辦法。
  7. 成立種羊後裔檢定中心之評估。

六、基因選種的品質提昇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中部辦公室高源豐技正於2003年在第128期農政與農情月刊,撰文台灣肉羊產業發展現況與輔導策略,建言加強品種改良、共同採購生產資材、建立經營輔導制度、設定具體經營指標,如每頭母羊兩年孕3胎,年育成肉羊2.5頭以上,肉羊飼養12個月內上市,供應屠宰頭數占上年底飼養數60%以上等。學術研究機關等如能研發鑑別進口冷凍、冷藏及走私羊肉之檢驗法,將更能造福消費者與養羊業者,使國產羊肉立於不敗之地並擴張市場。

  山羊黏多醣症 (mucopolysaccharidosis) 第三型,俗稱G6S,是一種遺傳缺陷所導致的代謝性疾病。為瞭解該遺傳缺陷在台灣羊隻的概況,並確認其遺傳模式,第一階段以1998年採集台東種畜繁殖場的努比亞山羊種羊20頭(2公18母)、吐根堡山羊20頭(4公16母)及台灣土山羊21頭(1公20母)血樣DNA,共計61個樣品進行G6S檢測(林德育等人,2004),初步結果在努比亞山羊中高達25% (5/20)帶有此不良基因(雜合型),而在所有檢測樣品中吐根堡山羊與台灣土山羊皆為正常型。第二階段再採集該場2002年全場93頭純種努比亞山羊與96頭含努比亞山羊血統的雜交羊(努比亞山羊與台灣土山羊)進行檢測,結果顯示,高達24.3% (23/93)純種努比亞山羊為雜合型個體,3.1%(3/96)含努比亞山羊血統的雜交羊為雜合型個體,但未發現有病型(隱性純合型)個體,進一步分析各項系譜資料,結果支持G6S屬簡單隱性遺傳模式。努比亞山羊在台灣肉用山羊生產體系中扮演雜交與級進的重要角色,有病型的山羊體型小、發育遲滯,影響整體肉用山羊的生產效率。藉由G6S簡單隱性遺傳模式特質篩檢淘汰雜合型種公畜可快速降低此不良基因頻度,但是全面清除此一不良基因仍需全面篩檢努比亞種母羊群方可達成。肉羊產地主要分布於雲林、台南、屏東、彰化、高雄、嘉義、台東、台中及苗栗等9縣。現有的上市平均體重48公斤,屠宰率44%。2004年活羊拍賣平均價格高達每公斤140元以上,2005年預期供應屠宰目標頭數為130,000頭。有病型的山羊體型小、發育遲滯,影響整體肉用山羊的生產效率,年減少八千萬元收入,佔現有年產值12億元的6%。

  以限制酶分析該基因所增幅出的聚合連鎖反應的產物已被應用於該遺傳疾病的檢測,其突變點的位置在G6S基因的第322個核酸上(C→T)。林德育等人於2004年開發聚合連鎖反應結合單股構型多態性分析(PCR-SSCP),是一種應用於鑑別基因DNA序列上的突變或多態性的技術,在針對DNA序列的點突變與多態性的分析上較聚合連鎖反應結合限制切割片段長度多型性分析(PCR-RFLP)更有利。發展出來的山羊黏多醣症遺傳缺陷之SSCP基因型檢測方法,可以快速有效率的檢測G6S基因型,以此法檢測四頭雜合型與45頭正常型努比亞山羊,結果與PCR-RFLP的檢測結果一致,可以準確地檢測出山羊黏多醣症。

  應用G6S基因檢測方法及選種技術,篩檢中華民國養羊協會會員場的肉用種羊場、本所恆春分所、台東種畜繁殖場與花蓮種畜繁殖場等之種羊群及後裔羊群之遺傳基因型。依據中央畜產會辦理的血統登錄資料進行中華民國養羊協會各種羊場後裔經濟性狀遺傳基因檢測與產肉性能評估。研發遺傳標記供其他之經濟性狀基因及肉品質基因,結合本所恆春分所、台東種畜繁殖場與花蓮種畜繁殖場等來推展台灣種羊交易的基因選種工作。檢測羊群之遺傳疾病發生率之結果,亦可提供養羊戶應用於肉羊生產體系,提昇肉羊的上市體重與肉質。

七、種畜性能檢定及展示拍賣的國際市場

  在l999年全國農業會議,李登輝總統蒞場指示,將來的農業必需能利用高科技的產業始足生存。2000年12月16日於台灣師大國際會議廳所舉行的全國畜產會議,陳總統提示新的世紀將是知識經濟的時代。宋永義教授(2001)認為乳牛與乳羊產業導入的知識與高科技最多,效果也最著。宋永義教授(2001)更認為我國又是資訊大國,羊農參加乳羊登錄與檢定之DHl資料分析與應用效果優於種豬登錄與檢定,或無人電腦擠乳機之使用與維護,均可利用我國先進之電腦資訊高科技,達到自動化省工且高效率之生產,增加配種與繁殖率。

  登錄羊與非登錄羊的價差與市場區隔至大,登錄羊進一步有性能檢定資料,則更具有競爭力。大體型的乳羊也是肉用仔羊的母系,羊農的所得主要來自產乳的收入與出售仔公羊隻的收入,一般前者約佔8至9成而後者在20%之間。成功的羊農之收入會有部分來自出售種羊的收入,而乳款的收入佔總收入之成數便能降低。當出售種羊收入增加至近總收入之半時便可稱為育種家或種羊戶(Breeder)。不問是淘汰母羊或新女羊,因其登錄做得好,有明確的血統系譜與亮麗的生長及測乳成績時,其淘汰羊亦可稱為推廣羊,仍相當優秀,故不僅受歡迎,售價也高。

  台東種畜繁殖場為普及推廣優良種羊,依據行政院農業委員會畜產試驗所2003年9月17日公佈種羊推廣實施要點辦理羊隻推廣。於2005年9月30日推廣純種努比亞23頭及純種阿爾拜因3頭,均為G6S基因正常型。種公羊出生後六月齡以上,體重達推廣標準三十公斤以上(未達三十公斤者以三十公斤計),外觀與毛色合乎品種特徵,睪丸發育正常,並附有登錄證明書,可轉登錄供作種公羊。種母羊出生後六月齡以上,體重達推廣標準二十五公斤以上(未達二十五公斤者以二十五公斤計),生長發育良好,體型理想,並附有登錄證明書,可轉登錄供作種母羊。

  宋永義教授於2001年在羊協一家親發表專文「山羊登錄與育種的重要性」,呼籲羊農要體認台灣既為WTO會員國且為低緯度亞熱帶之高科技先進國,只要台灣的羊如同台灣的種豬,拿得出與高緯度溫帶先進國所擁有的登錄檢定等先進育種制度,與登錄檢定証明,台灣必將擔當東南亞之南洋諸國的種羊之供應國,有廣大的推廣羊市場待達成南向目的。

本文摘錄自〝畜產試驗所恆春分所百週年慶研討會論文集〞